《妙妻招财》

第九章 原来有婚约·PARTⅠ

作者:寄秋

「多谢东方小姐的美意,文臣、武将一向不相与,东方相爷高高在上,非我等能攀附,凡是正义之人,见到今日之事都会出手相助,就算惊马者是贩夫走卒也是如此,见人有难伸手帮助是人之常情,单某不敢妄求回报……」

单七鹤本就行事坦蕩,不会因为一点小恩而索取报酬,如今听见对方姓东方,便明白妹妹为何出面,更不想跟对方扯上关系。

他立刻换下温和神色,摆上慑人的脸色,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,施恩不望报,为人处事堂堂正正,同时表明两人毫无牵连,他不会向东方家靠拢,独善其身,小姐哪来哪去,千万别黏上他,道不同不相为谋,今时一别,各自两忘,来日双方还是陌生人。

可一向受人吹捧,心高气傲的东方艳色一听这话,心里可就不舒服了,一个小小武将也敢不把她放在眼里?

不过不等她开口,她身后目中无人的丫头便气势汹汹地扬声,嘴巴一打开便护骂不断,忘了自己是下人,当众骂朝廷官员。

「我家小姐肯跟你说话是你的荣幸,你还摆起架子臭着脸,真当我们相府是吃素的不成……」他救她家小姐本就应当,哪轮得到他决定要不要谢礼,她家小姐随口一说要致谢他就当真了,真是好大的脸。

东方艳色虽然气恼眼前人的不识抬举,但她要维护名声,哪能当众说这些,丫鬟自然也不行,于是斥道:「莲袖,闭嘴。」

「小姐……」莲袖一脸错愕,她一向是小姐跟前第一人,其他婢仆都得赔笑地喊她一声莲袖姊,怎么今日替小姐教训人,小姐却不高兴?

「退下。」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

「小姐,奴婢只是不忍心你受委屈,连相爷都对你宠爱有加,一个当兵的哪来的脸拒绝你的好意。」她瞪着一身戎装的单七鹤,一副想咬人一口的模样。

在莲袖看来,相府是朝廷第一等的世家,谁也不能无礼,她骂人没骂错,偏偏因为他,她被小姐喝斥了,这份仇结下了。

「够了,别让人看笑话,人家不领情是一回事,我们表明了态度是应当。这位壮士,失礼了。」东方艳色端庄行礼,表示她是知恩之人,不会行无耻之举。

「好了,我知道了,可以让开吗?我们还要面见皇上,说明军情,入城的将士不得在大街停留太久,以免扰民。」单七鹤话语严厉,不卖相府千金面子。

「你……」莲袖又想骂人了,横眉竖目的,活像他罪该万死。

东方艳色这次不给她开口的机会,「莲袖,我说过的话你听不懂吗?」太自以为是了,给府里召祸。

连袖瑟缩了一下,委屈地闭了嘴。

东方艳色又看向单七鹤,觉得他伟岸挺拔,再瞧瞧他后面军容整齐、肃目冷颜的兵士们,起了惜才之心。

不论他是谁,必是个将才,将其收拢不啻是如虎添翼,为东方家添一助力。

「小女子知道壮士为人坦蕩,施恩不望报,但小女子若是当真不致谢,便是失礼,不知壮士姓名为何,家住何处,来日定登门道谢。」她言下暗示还有天大好事等着,别轻易错过。

看她一直不走,拦在路中央不给过,单七鹤不耐烦的吐出一个字,「单。」

「单?」她眉头一丰。

「可以让路了吗?」他语气多了冷意。

东方艳色却像是听不懂人话,一步也没动。

以美色着称的她不相信有人见了她如花美貌能不动心,对她一直冷言冷语,她展颜一笑,美目盼兮,眼眸中流动着勾人波光,把提点的话说得更明白。

「让是让,可你尚未告知名字,天子脚下,人才辈出,有人帮衬着可以少走冤枉路。」

「我……」单七鹤想说能打就好,不需要人帮,大丈夫顶天立地,当靠自身本事挣得功绩,但他尚未说出口,一道清脆的银铃笑声从旁传来。

「哥哥,这位姊姊是不是看上你熊一样的力气,狼似的凶狼,以及鹰般的锐利眼神呀!不然为何一直追问一个外男的姓名,还要主动登门?我以为京城里的女子都是秀外慧外,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,没想到比我边城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).. 小技巧:电脑键盘方向→键直接阅读下一节

>> 阅读第九章 原来有婚约·PARTⅠ第[2]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妙妻招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妙妻招财第八章 车厢里谈情·PART Ⅱ《妙妻招财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妙妻招财第九章 原来有婚约·PART Ⅱ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