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妙妻招财》

第六章 分离五年再相见·PART Ⅱ

作者:寄秋

「自个儿多留点心眼,不该听、不该看、不该说的事全都不能做,军令如山,你若有一个错处我也保不住你。」她没那么多慈悲心肠,即使相处多年,情谊不浅,如果月牙儿行事举止危害到兄长,她依然会毫不留情。

親疏远近她还分得清楚,这世上唯有一人会舍去性命只为护住她,那人便是她哥哥。

「是,奴婢记着了,不过……」她有话藏不住,不说出来心里难受着。

「不过什么?」美人让人心癢难耐?

月牙儿轻咬下唇,有些吞吞吐吐,「我看将军的脸色不是很好,还朝美人大声咆哮。」

单九净心中咯噎一下,「你还有听见什么,或看见什么,我允许你说这一回。」

主子开口了,她也就竹筒倒豆子般把自己看见的都说出来,「将军大喊一声岂有此理,美人哈哈大笑说——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君有令,岂敢不从?你还当是在忠勇侯府,一句分家便可破门而出……」

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

单九净才想到了皇甫天绝,他还真的就出现了,惹得大伙儿好奇观看的美人,就是皇甫天绝,只不过,他这回来到边关,带来的却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听完皇甫天绝的话,单七鹤忍不住怒吼,「岂有此理——」欺人太甚。

皇甫天绝却是哈哈嘲笑他,「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君有令,岂敢不从?你还当是在忠勇侯府,一句分家便可破门而出?啧啧,有这般天真想法的你怎么能存活至今,朝廷可不是你一人做主,上有皇帝、下有百官,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。」

这朝廷已经乱了,各自为政,才五个皇子而已,却各有拥立者,每个人都互不退让,想捞个从龙之功,拼命怂恿所支持的皇子斗争,导致政局大乱,党派林立,官员们为争一席之地而互相倾轧。

如今三皇子派略占上风,东方承掌控大半的文人,以笔为剑,立太子的呼声一天高过一天,每日都有百名读书人在宫门外联名请愿,要求立皇后嫡出为储君,守千秋基业。

这是老姦巨猾的东方承手笔,他擅长利用读死书的书生为他铺路,这些人读书读傻了,偏听偏信,权威说什么就信什么,群起讨伐,自以为才是正理。

但令人心惊的是他们不怕死谏,还以此为荣,为此死了几个颇负盛名的应考学子,说是「以死救苍生」。

不过有皇甫天绝在,书生们闹过几回后,他使出始料未及的手段予以回击。

你不是清高吗?我给你送来千嬌百媚的青楼艳「妓」相陪,左一声「我的好哥哥」,右一声「郎君呀」,这边投怀送抱、那边磨磨蹭蹭,再请人围观一下,原来他们都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这些人臊都臊死了,哪还有半点水花溅起。

没能如愿的东方承气个半死,差点一病不起,消停了数月又心生一计,逼得皇贵妃都要找她老子出头了。

卫国公一脚踹出坐山观虎斗的不孝子皇甫天绝,好歹四皇子喊他一声舅舅,他真不揷手也说不过去,打断骨头连着筋,荣辱相连。

所以皇甫天绝来不了西北,连着三年和老狐狸东方承斗,你来我往的较劲,把朝廷的水搅得更浑了。

「少用幸灾乐祸的口吻嘲讽我,这些年我为守疆护民洒出一身的鲜血,没一刻松懈地尽我的职责,一次又一次的短兵相接,一次又一次伤痕累累的打退敌军,有谁说一句「辛苦了,西北军」?现在朝堂上文官一、两句就让我们成了众矢之的,这算什么!」

「利之所趋,人心所向。」无利可图的事谁会做,西北这几年壮大得太快了,一块无主的肥肉谁不垂涎。

「雪花盐?」卖盐的利润惊人。

「不仅是雪花盐,还有西北的粮食,以及你身后已扩张至三万的血狼军。」若想要在皇子中崛起,就要有足够的财力,源源不绝的粮食,以及兵强马壮的后盾。

皇后的算盘打得精,和其父合谋,想把西北这块大饼吞下肚,作为争储的最大助力。

「连我的血狼军也不放过?」两眼赤红的单七鹤双手握拳,重重地往面前铁木制的桌子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).. 小技巧:电脑键盘方向→键直接阅读下一节

>> 阅读第六章 分离五年再相见·PART Ⅱ第[2]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妙妻招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妙妻招财第六章 分离五年再相见·PARTⅠ《妙妻招财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妙妻招财第七章 启程回京面对风雨·PARTⅠ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