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妙妻招财》

第一章 分家出牢笼·PARTⅠ

作者:寄秋

「分家?」

一名玉冠束发,身着锦衣华服的中年蓄须男子两眼圆瞪,面带愤怒。

是的,愤怒,极度的愤怒。不是伤心难过或是不舍,而是像猫儿被踩着尾巴般,弓着身子竖起毛,露出利牙和尖爪想将眼前跪着的少年扑杀。

他是忠勇侯,单家这一任的家主,同时也是他面前双膝落地,身上微带血腥味的银甲少年的大伯父。

单家一共有七房人,老侯爷即便长年驻守边关,也不耽误子嗣的延续,除了长房和四房外,其他五房人皆是庶出。

四房老爷与忠勇侯乃同胞兄弟,而下跪之人便是四房长子,年仅十五岁的少年将军单七鹤。

说起来一母同胞的手足理应比其他庶出兄弟更親近,可是单四自幼便比长兄出色,不论文才武功,甚至是长相,都远远将其他兄弟抛在身后,为京中四杰之一,深受父親和当今皇上的信重,这让单大向来有被打压的挫败和嫉妒。

而让两兄弟关系真正破裂的,是忠勇侯这个爵位。

对于承爵人选,老侯爷多有犹豫,连皇上都有意下旨立单四为世子,可单四为了兄弟情谊而和老父聊了一夜,终是长子袭爵。

虽然最终爵位还是落在自己头上,可生性昏庸、私心重的单大依然记恨在心,对单四越发冷淡,还多次陷害,有了极其严重的瑜亮情节,认为有他无我,兄弟间的裂缝竟深刻到无法挽回。

而当单四娶妻之后,两房人之间又添新的矛盾,或许是物以类聚,忠勇侯夫妻似乎性子相同,都是无容人之量的人,打从单四夫人一入门她便心生嫉妒,嫉妒其秀丽温婉的容貌,以及身为盐商之女所带来的惊人嫁妆,尤其她发现丈夫对弟媳有不可言说的企图,她更把单四夫人当成眼中钉肉中刺。

忠勇侯夫妻眼看着四房人越过越火红,单四夫婦鹣鲽情深,两人之间揷不进第三人,心里的不甘和怨恨便更深,时时想着如何算计四房,将其打压到底。

经过这些年,单四夫婦身亡,四房只余单七鹤兄妹两人,照理说只能任凭他们拿捏,让忠勇侯夫婦万万没想到这个侄儿甫从边关回来,就敢违抗他们。

「是的,分家。」单七鹤眼神坚定,紧紧抱着怀中一名面色偏黄,身形瘦小的藕色衣裙小姑娘,感受到她的瘦弱,他越发坚决。

「放肆!太无礼了!这种忤逆犯上,不知轻重的话也敢说出口?你爹娘是怎么教你的,教出你这不忠不孝的狗东西,当着祖父的面也敢提分家,简直是胆大妄为……」

忠勇侯怒气冲天不是因为单七鹤提出分家,而是他居然敢目中无人,无视他高高在上的地位,当着众人面前挑战他的威严,丝毫不把他这个大伯父看在眼里。

望着单七鹤和親弟弟极其相似的容貌,忠勇侯的心中没有一丝心虚或者歉疚,反而想起昔日被四弟压了一头的羞辱和恨意,心中的怒火如野火燎原一般,一发不可收拾。

「我爹娘死了。」单七鹤说时语气含着恨。

本来他的爹娘可以不用死的,身为老四的爹上有三名兄长,除非他们都战死了,否则轮不到他爹远赴边关,可是就有人这般无耻!

长年征战的祖父一身病的从战场上退下来,理应由长子接手,大无畏的披甲上阵,接下单家三代血汗拼搏出的血狼军,承继先人们的辉煌。

谁知就这么巧,远赴边关前夕,他这大伯父突然坠马了,把腿摔断,不良于行,又如何掌兵?二伯父倒有心抢将军之位,可是刀里来、火里去,浴血全身的血狼军不服庶出,他们只接受嫡出子嗣,因此他爹代兄去了边关,说了一年后再由兄长接手。

可恶的是大伯父在他爹离府后十天便能走能跑,还偕友到城外的庄子赛马,快活似神仙,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他是贪生怕死,故意装病,压根没打算履约。

如此也就罢了,最可恨的是,他爹会死不是死于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,而是粮草不足,饿到宰马了,哪有法子作战?那一战,负责运送粮草到边关的便是他这个好大伯父,他足足迟了一个半月。

这样不孝不悌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).. 小技巧:电脑键盘方向→键直接阅读下一节

>> 阅读第一章 分家出牢笼·PARTⅠ第[2]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妙妻招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《妙妻招财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妙妻招财第一章 分家出牢笼·PART Ⅱ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