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良臣吉妻》

第十三章 心结终于解开·PART Ⅱ

作者:千寻

周鑫头皮发麻,抓抓头发,这破事儿……怎就摊上他?

可巽哥说了,那是他欠嫂子的。

倘若欠的是巽哥,耍赖几下事情也就过了,可欠下嫂子……唉,硬着头皮、拉紧鞭绳,他朝前方女子奔去。

“唉呀!”

夏媛希被狂奔而来的马匹惊吓,幸好马背上的男子用力收紧缰绳,马蹄高高扬起,千钧一发间他控制住马。

“姑娘,对不住,是我……”

后而的话倏地收进喉咙口,周鑫失魂落魄地望向夏媛希,眼底充满了心怜与心动,他带着一分激励、两分兴旧,忘情地握住她双肩,不敢置信地从头到脚把她看上好几遍。

她认出他了,那是三皇子,在周勤死后成为太子的周鑫。

“媛希,是你……真的是你?”

她一个成过親的女人,她很清楚周鑫眼底流露的是什么。

往她还是二皇子妃时,周鑫曾经对她有明显的好奇,他试着探问过她,试着与她建立交情,还莫名地送过礼。

男人这种举动叫做上心,所以他很早以前就对自己有心?

“公子认错人了,奴家姓章,名雨兰。”回神,她急忙表白身分。

凝滞的表情重新生动起来,周鑫呐呐道:“呃、对……是我认错,让姑娘受惊了,若姑娘不急着离开,在下可否藉一壶香茗向姑娘致歉?”

他急不可耐的冲动让夏媛希心花朵朵开,她在数息内飞快权衡利弊。

跟了周鑫远比跟着贺巽有前途,依自己的手段,日后成为太子妃非难事,于是她嫣然一笑,屈膝道:“公子先请。”

周鑫转身,一抹得逞的狡狯自脸上滑过,手到擒来啊,他佩服自己的好演技。

白子说得没错,这件事由他来做最适合。

谁让他身分高贵,谁让他为了巽哥,曾刻意親近过夏媛希……

半个月后,收礼收到手软,甜言蜜语灌到心软的夏媛希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哭得梨花带雨。

她哽咽地告诉贺巽,他是她的救命恩人,大恩大德无法涌泉以报,怎能破坏他的家庭,这场戏足足演了半个时辰,贺巽才“心碎”离去。

短短两天,她趁贺巽不在,又演了出人去楼空。

再过半个月,周鑫约她在梅庄相见,不料周鑫未到,一票宫廷侍卫却闯进梅庄,好死不死当中有人认出夏媛希,不管她如何辩解自己的新身分,都没有人肯听。

一双臭袜子塞进她嘴里,二皇子妃这条漏网之鱼被就地正法,过去执法上的疏漏迅速被弥平,而这一切,都跟贺家没有半点关系了。

贺巽让她别原谅他,可是他做了很多让晴兰无法不原谅他的事。

她想好好休养,他便在京郊弄来一处温泉庄子,请来邹大夫专心为她调养身子。

怕她无聊,他邀来橙哥哥和玉姊姊陪她谈心说笑,他买下一屋子话本,养一群艺伶,种一大片花……他的体贴,让人无话可说。

贺老夫人来了,一到庄子便赖着住下。

贺洵来了,也不肯回京里准备科考,直说庄子更适合温书,唬谁啊,这可是会试,自然要在人文荟萃的京城造势,自然要时常上门拜访名师,才更有机会被看到。

黑子不走,白子不离,吴痕、吴迹天天守在庄子里,还有一群她没见过,却知道他们存往的隠术。

更糟的是贺巽,他居然向皇帝喊罢工,说眼下四海昇平、朝政清明、国富民安,再不需要他为朝廷竭尽心力。

他对皇帝说:“国事已了,微臣要办私事去。”

什么私事?自然是追回妻子啊。

他对皇帝说:“我把妻子辛苦赚来的银子全往户部送,一次两次还能原谅,接连十几次,妻子终于大爆炸,决定将我这个败家夫给休弃,这官没法儿做了,求皇上让微臣卸职,把妻子给追回来吧。”

瞧瞧,谁说他有野心、谁说他恋栈权位,朝廷有事,他出钱出力、一心为皇上把差事办好,朝堂无事,人家就急着卸权了呢,哪像那些当了几十年官的老油条,心无百姓、只有名利,眼中无国唯有官位。

有这种臣子,是老天爷送下来的礼物呐。

皇帝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).. 小技巧:电脑键盘方向→键直接阅读下一节

>> 阅读第十三章 心结终于解开·PART Ⅱ第[2]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良臣吉妻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良臣吉妻第十三章 心结终于解开·PARTⅠ《良臣吉妻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良臣吉妻后记 人性的考验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