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宅第一绣上》

第五章

作者:紫鱼儿

「老爷,别看夏姑娘年纪轻,绣技可是相当了得。」槿姨揷话道。

「哦?」他却不以为意,「那麽夏姑娘认为我这间拙舍里的绣品如何?」

微眠环顾四周,认真回答道:「夜老爷的绣品自是珍贵的,微眠不敢造次评议。」

「但说无妨。」他坐进靠椅,表情自得,显然是对自己的珍藏绣品相当满意。

她笑了笑後,便开始一件一件审视,夜醉山也不急,她看绣品,他则在打量她。

微眠先走到屏风旁说:「这屏风图案秀丽、线条明快,明显是苏绣手法,应是阳绣大师沈伯涛的真品。」接着又抬头看着墙,「这幅牡丹图形象生动,应是早些年京城里展出的敏绣。」

书桌上有个枱灯,灯罩也是绣品,她走近看了看,「孔雀东南飞,浓淡晕染效果的晕针,应是团绣大师彭中羚的真品。」

最後看向书桌後的红木靠椅上放着的软靠垫,「百花争艳,金银垫绒绣工嫺熟,绣面富丽堂皇,看针法是李清秋的汗绣。夜老爷这间房里的绣品,无一不是绝世之作,让微眠大开眼界。」

「夏姑娘好眼力,片刻之间便认出所有绣品来历,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。」夜醉山轻描淡写的夸了句,又问道:「不知夏姑娘师承何派?」

槿姨弯下身,在他耳边说了。夜醉山略显惊讶,「果真?」

微眠自然知道槿姨和他说了什麽,便点点头道:「没错。」

夜醉山终於带了笑意站起身,「那就不奇怪了,夏姑娘,失敬。」

「不敢当。」她微微颔首,「夜老爷,微眠只不过是夜园聘来的小小绣师而已,那麽,现在可允许我为您量身了?」

夜醉山哈哈大笑起来,朝她走近。

这关算过了吧?微眠看着槿姨递过来的托盘,拿起软尺,不言不语的开始为夜醉山量身。他很高,肩膀很宽,比爹健壮了许多,应该也健康了许多。不知为何,微眠忽然又想起爹,也许是因为爹的年纪和夜醉山相仿吧。

量好身,槿姨便拿了料子请夜醉山选,夜醉山选了黑色。选得很快,看来心思不完全在这上面。微眠刚想告退,夜醉山却又指了指椅子,要她坐下说话。

「夏姑娘,这些衣服是小事,这次请你来,主要是想让你完成一件绣品。」他不快不慢的说着,一双眼睛锐利的盯着她的反应。

微眠等着他的下文。

他摆了摆手,槿姨便从书桌旁拿起一幅卷轴,小心翼翼的捧过来,微眠连忙把几上的茶杯等物挪到一侧,可槿姨却摇头笑了笑,朝前走着,一直走到一侧墙壁前,方才把画搁置在地上,手轻轻一抖,卷轴滚动展开。

微眠的视线随着卷轴的展开而延伸着,画轴宽度大约有一尺多,长度至少有十几尺了,画上的景物一一现出,她下意识的站起身,走上前看仔细,待看明白了,不由得在心里赞叹一声:妙!

这幅水墨画所绘的,应是夜园全貌,一砖一瓦、一树一石、一亭一阁,无不细致入微,甚至连每片叶子,都像是被风一吹便会真的落下来一样的真实。微眠要画绣样,也算懂画,这幅图可说是笔法嫺熟、构图精准、形态逼真生动,浓墨淡描十分相宜,是绝对的佳作。画左侧留白甚多,像是为题字而留,再看落款处,只有两个字——以南。

「以南……」她纳闷的念着这两个字。

「是连公子连以南。怎麽,还没见到?」槿姨玲珑之人,看得出微眠的疑惑。

「哦……」她恍然大悟,「昨儿个到得太晚,今天起得又迟了,只听珍珠说过培庐还有个连公子在,却不知道他的名字。」

「这幅画便是他画的,如何,可绣得出?」夜醉山沉声问道。

微眠想了想,「给我多久的时间?」

「夏姑娘需要多久的时间?」他反问。

「夜老爷是懂绣之人,必然知道绣山水可比绣花卉难得多,即便只求形似,恐怕也得数月了。」

槿姨接过话,笑着说:「无妨,只要能在一年之内完成即可。夏姑娘尽可多绣些时日,不过,一个月之後我会看夏姑娘的绣作,若是起针便已不妥……」

「若是起针便已不妥,微眠分文不取,收拾行李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).. 小技巧:电脑键盘方向→键直接阅读下一节

>> 阅读第五章第[2]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宅第一绣上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大宅第一绣上第四章《大宅第一绣上》小说目录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