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宅第一绣上》

第四章-第2小节

作者:紫鱼儿

[续大宅第一绣上第四章上一小节]道:「珍珠,你去看看大少奶奶起来了没有,若是起了,就把新料子拿过去请她先挑一挑。」

「好的槿姨。」珍珠俐落的应了。

微眠随着槿姨上到四楼,一步一步的朝上走着,踩在厚厚的地毯上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微眠看着自己脚上的粉色绣鞋,若隐若现的从裙角里露出来,越往上走竟越是有些害怕。爹不在了,她只有一个人走完今後的路,会走好吗?

「昨晚睡得不好吗?一大早就开始梦游了。」耳边乍然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。

微眠愕然回神,看向声音的来源——夜玄,他双臂盘在胸前,歪歪的靠在墙壁那侧,穿了件月白色的便服,黑发束起,一双眸子含着笑看着她,可能是刚洗漱完毕,身上还散发着皂荚的味道。

夜玄习惯起得很早,想到今儿个一早,他按照规矩,带着畹华去向父親请了安,可父親并不喜欢畹华,只说了几句便打发她下楼去。畹华有些沮丧,看了看他後便先行离开了。

之後跟父親的谈话也有些不太融洽……

「你肯回来了。」夜醉山并没抬头看他,犹自仔细的监赏着手上的一幅绣品,这是他的爱好。

夜玄随便找个圈椅坐下,惬意的伸长了腿。

「成何体统」夜醉山果然不满他的举止。

「爹,您几封书信催我回来,不会只是想教训儿子的举止吧。」夜玄笑笑回应。

「夜玄!」夜醉山恼了,连名带姓的喊他,「你是夜园唯一的继承人,难道不该回来照看这份产业吗?事情都过去五年了,你对你的親事再不满,也该发泄够了!」

「五年……只有五年吗?您应该知道,我离开不是为了我的親事!」夜玄收了笑,冷声说着。

夜醉山手中的绣品拍在几案上。夜玄看着父親,儿时对他的惧怕竟消失殆尽,看着这个曾经让他这个做儿子的,以为会永远强大的父親,觉得他开始老了……

「夜家的生意我会留心,不过不敢保证能留心多久。」夜玄站起身,向父親告辞。

夜醉山没说话,也没拦阻,手轻轻颤抖着,拿起那绣品。

那是母親绣的,夜玄注意到了,心里稍暖。

下了楼,他本准备回房,刚走到楼梯拐角处,却意外的看到微眠正上楼来,她很美,衣服也极合适,可是……她平时都是这样走路的吗?在船上如此,在夜园依旧如此,如果不是撞到她,她恐怕近在咫尺也不会注意到有别人存在。

夜玄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,尤其是看到她愕然瞪着他的时候。

「夏姑娘,老爷在等您。」槿姨提醒道。

微眠只「唔」了一声,便提着裙摆上楼,夜玄闻到那股木棉花的清香,目光更加深邃难解了。

若说慧庐和别的大宅院有何不同之处,想必就是无处不在的一样东西——锁,另外就是每层楼之间的那种方形凸出枪眼。

在海平城,像慧庐这样的建筑物有个特别的名字——碉楼。

海平地势险峻,自古以来便是海上交通的重要枢纽,海匪极其猖獗。因水利失修,每每遇到台风或暴雨,容易有涝灾,所以在海平的富贵人家的庄园以高层木楼为主,也多了许多防盗措置,比如门窗都是三层,最里层通风,最外层是厚厚的铁皮。

夜氏是海平乃至全天印朝有名的望族,若不是祖上有训,要子孙要留一脉留守大屋,恐怕夜氏早就移居其他的地方了。

微眠留意到,每上一层楼,在楼梯的拐角处都会有个木栅栏门,想必入夜的时候,每层楼都会上锁。住在这种地方,不知是幸运还是算禁锢了。

方才在二楼遇到夜玄,想必他和他的那个姨娘,就住那层了。

思绪间,已上到四楼,槿姨引她走到楼梯对面左手边的一间房前,轻叩了门,唤了声「老爷」,里面似有若无的应了声,槿姨便推开了门。

微眠跟在槿姨身後进去,却没想到里面竟是如此宽敞。

这间房应该占据了四楼的一半,地上铺着蓝色纹理的波斯地毯,摆设的豪华自不用说,可最让微眠惊讶的,是房里无处不在的绣品。正要细瞧,屏风後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,四五十岁左右,宽宽的额头、轮廓鲜明的五官配上凌厉的眼神,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如同一个帝王般不怒自威。他穿着深色服饰,缎面上像是没绣什麽图案,可行走间光线折射下,隐约看得出墨竹的轮廓,竟是濒临失传的绣技——隐绣。

槿姨笑着施礼後,夜醉山将视线转向微眠,「夏姑娘。」

微眠还了礼,规规矩矩的站着。

「老爷,是现在量身还是稍候?」槿姨问完後,走到小几前,倒了两杯茶。

夜醉山没有马上回答,目光探究似的迳自看着微眠,略皱了皱眉。

微眠坦然的迎上他的目光。

片刻,他不动声色的笑了笑,走到小几前拿了杯茶,「很少有人敢与我正视。」

..(《大宅第一绣上》第四章全文在线阅读结束)..

继续在线阅读《大宅第一绣上》第五章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宅第一绣上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大宅第一绣上第三章《大宅第一绣上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大宅第一绣上第五章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