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字五号房》

第三章

作者:绿痕

「命不好?」忙里分神的东翁扭过头来,没好气地问,「他又这样说?」

「怎么,他常这么说吗?」开阳好奇地瞧着他面上一点也不意外的神情。

「三不五时就把这句话挂在嘴上来逃避现实,妳觉得呢?」每个月都得说上一回,听得众人耳朵都长茧了,这话还能不熟吗?

狠狠在天字五号房大睡亡一天后,一大早醒来闲着没事做,特地请丹心带她四处串门子的开阳,此刻正站没站相地半趴在柜台上,任凭一屋子分不清她是男是女的客人们,直对着身材与男人一般高、且身着一袭宽大男装,偏又生了张女人脸的她指指点点。

「他为何会有这观念?」一直很介意斩擎天那日所说命不好的她,求知若渴地问向看似什么八卦与内情都知之甚详的客栈主人。

「还不都是他家老爹给害的!」一提到这点,东翁就觉得那一家子姓斩的先祖们,还真是会为他们家的盟主大人造孽。

「愿闻其详。」

东翁将两手拢进袖内,摇头晃脑地陈述当年听来的过往。

「听盟主大人说,在他小时候,曾有个算命的去替他那个也是武林盟主的親爹算命,当时随侍在侧的他,因练了一整日的剑,所以不小心累得睡着了,也因此他忘了替来客斟上款客的茶水;偏偏那位远道而来,号称从未算不准过的算命仙,打心底认为盟主大人失礼至极一点也不尊重来客,所以在临走之时,留了一句话给他。」

「什么话?」看着他严肃的表情,开阳屏气凝神地等着他揭晓那惨淡不为人知的过往。

东翁郑重地朝她比出一指,「自今日起,每个月,你都会有一桩报应找上门,这是你的命!」

怎么也想不到事实真相竟是这样,开阳愕然地垂下了下巴,哑口无言了好一阵子后,她淡淡轻问。

「……那其实是诅咒吧?」

深有同感的东翁,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,「所有的人也都这么告诉那位被诅咒的盟主大人,但他那颗顽固且迷信的脑袋,就是很坚持是他的命不好,因他上辈子坏事做太多了,所以这辈子才会有报应。」

「真是个宿命论的男人……」坚持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做什么?

「可不是?」东翁摇摇头,眼角余光扫到一抹站在不远处的身影,「咦,如意,妳来这儿多久了?」

「只够我听完盟主大人不为人知的秘辛而已。」上官如意一手掩着嘴,边走边努力地将自个儿的窃笑给藏在掌心里。

「她是……」身为客人的开阳,茫然地看着他们熟络的模样。

「上官如意,也同是这间客栈的住户。」上官如意婉笑婷婷地对她欠了欠身,两眼不着痕迹地打量起这位新住入天字五号房的房客。

「千里侯夫人?」开阳意外地看向她,这才知道身旁站了个在她心目中,与步青云同样等级,也来头颇大的朝中重要人士。

「妳是?」为了她面上惊愕的神情,上官如意留心地多看了她两眼。

「在下开阳。」开阳连忙在她面前站妥,严肃地朝她拱手示意。

开阳?

不就是那个在朝中,以正大光明收贿而大大出名的侍棋大夫吗?上官如意徘徊在她身上的目光,当下不禁又多徘徊了几圈。

据她所知,眼下,在陛下跟前当红的二者,除开以克死人出名的步青云外,另一人,就只有几乎日日都在殿上与陛下弈棋的侍棋大夫莫属。而全朝中,除开摆明了骨子里就是个贪官的步青云外,也只有那名侍棋大夫,才能仗着日日都能親见面圣,故收贿收得毫不手软、理直气壮。

除此之外,她还听说这位侍棋大夫深谙官场处世之道,面面俱到从不得罪任何人,朝中无论文武,人人都巴望着能与她攀上点关系,就盼她能在圣上面前多多美言几句,只因为找上步青云,十之八九很可能会死于非命,找上八面玲珑的开阳,则完全不会有这个风险,也因此她在宫中收红包收得可凶了。

身为朝中的当红炸子雞,她怎会出现在这种地方?

「开阳姑娘认识盟主大人?」不打算打草惊蛇的上官如意,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).. 小技巧:电脑键盘方向→键直接阅读下一节

>> 阅读第三章第[2]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字五号房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天字五号房第二章《天字五号房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天字五号房第四章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