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强娶县太爷》

第五章

作者:舞樱雪

青琉璃似的天空下,一座座楼台亭阁凌空错落,重瓦回廊绵延不断,穿过深深庭院,绕过一潭翠湖,湖畔有一座堂皇壮阔的画堂。

宣城郡王慕天恩年方弱冠,一身雪白罗衣立在红木书案前,清瘦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,但下笔却苍劲有力。

管家脚步急促地进画堂,正在练字的慕天恩不悦地睨了打断雅兴的下人一眼,管家怯懦地报告急事。

「什么?齐国公主来了!宫中怎么没有事先通报?」慕天恩眉头一皱,将毛笔搁在青玉笔案上,「他呢?」

管家知道主人指的是回府过节兼养伤的弟弟,心虚地报告,「不知道……应该在府里,只是到处都找不到人。」

慕天恩双手负在背后,不急不缓地踱步出去,「他大概躲在校场,去叫他出来见客,公主殿下可是冲着他来的。」

侍郎大人不是脚受伤吗?怎么会在校场?管家虽然觉得奇怪,也不敢多问一句,立刻拔腿往校场跑去。

慕天恩还没走到大厅就听见一阵砸东西的乒乓声,接着齐国公主十六岁少女的尖嫩嗓音传了出来。

「给我叫慕天秀出来--」

「公主殿下,请您不要这样。」十七岁的卢双燕算起来是齐国公主的远房表姊,她随侍这个表妹公主已经三年了,但对于这说发就发的爆烈脾气她是一点辙都没有,每每好言相劝,不过通常都不太管用。

「他都已经给我难看了,我干么还给他留面子?我偏要砸--」公主抓起晶莹剔透的西域琉璃狠狠地掼在地上,随手再抓起两尺高的红珊瑚宝树。

此时宣城郡王踏进大厅,大家纷纷施礼。

「你那个宝贝弟弟呢?叫他出来让我瞧瞧,点名他护卫是给他天大的面子,竟敢装死不去?」公主气呼呼地把珊瑚宝树丢给他。

「等一下就到了,要是公主不嫌麻烦的话,一起带去岭南无妨。」慕天恩顺手帮公主砸了珊瑚宝树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反倒是旁边的人舍不得地轻呼出声。

「这可是你说的--」

公主刁蛮地打烂了人家一屋子的宝贝,还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气,卢双燕很不好意思地向宣城郡王赔不是,面对俊秀飘逸的他,红晕悄悄升上她的粉颊。

「这么点小事,卢姑娘不必放在心上。」

慕天恩淡然的眼中升起一抹不甚明显的暖意,因为齐国公主煞到弟弟,老是出其不意地杀到郡王府中,因此认识了这位随侍在公主身边的卢双燕,每见一次,好感就增生几分。

大厅一片狼籍,一行人移到后面的花厅,丫头们重新送上茶点。

「太后去岭南省親的日期决定了吗?」

「就是决定了,我才气。」公主没耐性地拍打桌子,「他属乌龟呀?怎么这么慢?」

「侍郎大人脚受伤,当然走得慢。」卢双燕柔声解释。

「谁要妳多嘴?!」

卢双燕脸上一阵尴尬,瞥见郡王嘴角的笑容,她更是觉得难堪。

「什么时候出发?」慕天恩微笑看着惹人爱怜的温柔少女。

卢双燕小心地看了公主一眼才回答,「过完重阳就出发,下元回京。」

这么久?!慕天恩觉得不舍,心中骤然升起羁绊。

公主横着脸,不理会身边说话的两人,一双杏眼直直瞪视着门,看见那个该死的高大身影出现了,她立刻跳了起来。

「慕天秀,你总算来了--」

看见在厅里跳着的刁蛮女,慕天秀受不了地朝空中丢了个大白眼,夸张地一拐一拐进花厅,装出一副行动不便的笨拙模样行了君巨大礼。

「拜见公主,下官因脚伤不良于行,所以来晚了,请公主见谅。」

「不良于行还去校场练武?」慕天恩淡淡地瞄了弟弟一眼。

他回了哥哥一眼,不小心惹到齐国公主这种凶神恶煞就够可怜了,家里的人还急着推他下火坑,他真是命苦哟!他坐下,生怕别人没看见似的跷高那只包了绷带的右脚。

「唉,我是去望剑生叹,叹我这可怜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。」

慕天恩冷冷一笑,脚伤是事实,但没有他演得那么夸张,他清楚得很,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).. 小技巧:电脑键盘方向→键直接阅读下一节

>> 阅读第五章第[2]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强娶县太爷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强娶县太爷第四章《强娶县太爷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强娶县太爷第六章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