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谁先爱上谁?》

第七章

作者:镜水

林熙然是单親家庭,只有媽媽,听说父親是过世了。

他们家有四个孩子,四个都是男的,他排行第三。不过,四个兄弟的媽媽都不一样,他们的年龄甚至相近到以月分区分大小。他和小弟就只差五个月。

那么,住在宜兰的媽媽是哪个儿子的生母呢?

答案是,不知道。

据说,伯母把四个孩子统统视为己出,所以谁是她生谁是别人生,就不是那么需要明白的事情。而实际上也的确如此,不论是疼爱或者管教都非常公平,她把四个孩子都当成親生,四个孩子亦不对此多加分别。

他们家这种组成,是有点特别的,若是见过他其它兄弟,更会感觉他们大概是全世界最不相像的家人。容貌、个性、喜好,几乎没有半点相似。

唯一有默契的,就是另外三个媽媽跑哪儿去的这种问题,不会有人特别想知道。他们懂事之后就是只有一个母親,这就很够了。

其实只要看看林熙然,就可以粗略了解他母親教育他们的方式。

简单来说,只要不偷抢拐骗,做坏事危害他人,那么,想干什么她都不会管;不过,自己选择就要自己负责,回家哭是没有用的。

伯母是很厉害的。

能够以这种思想教养出四个特别的孩子,很难不让徐又伶这样认为。她不会因为儿子带女孩子回家就拼命催婚,只会默默地观察,但就是这样才更可怕。

她总是感觉自己完全被看穿。也因此,虽然伯母和善,为人极好,徐又伶就是无法在这位长辈面前放松。

隔天上门作客,陪伯母吃了午餐,下午泡茶寒暄,她一直都处于小心翼翼的状态。直到坐上车准备回台北了,她才松了口气。

整顿好心情,星期一,又是工作的开始。

耗费整个早上,她总算审阅完桌面上的文件,眼睛干涩地往椅背靠,不意却睇见自己搁在柜子上的手提袋。

「啊……」那里面是熙然要她带来的羊羹,她是试着想找机会拿给部属尝尝,可是一忙就忘了。没有放进冰箱,不晓得会不会坏?

才要起身,就有人叩门。

「副……副理。」男部属神色慌张,慾言又止。

「什么事?」反正也快中午了,还是现在就拿给他们吃吧。她想。

「副理……那个……」

她瞧出不对劲了。「怎么了?」

男部属抹汗,硬着头皮胀红脸道:

「……副理,那批有、有问题的原料,工厂加工使用,却把机器弄坏了,我们、我们同一规格货物的生产线都停摆了。」再这样下去,可能会造成其它货品延迟的窘况。

她瞇眼,没有如部属所预料的大发脾气地指责,只是拿起旁边的手提袋丢给他:

「帮我放到茶水间的冰箱。」

「啥?」部属变成阿呆。

「快去啊!」她催促,拿起电话拨着号码,正色道:「喂?您好,我是唐氏科技的徐又伶,麻烦请找王先生……」

每天放学,徐又伶都会特别留意校门。

因为她期盼他又会突然出现。她曾经因此而对他发过脾气,但她现在却宁愿他站在那边给人观赏,也好过一声不响地自人间蒸发。

然而,半年过去,她失望了。

升上三年级后,她进入考前补习班,逼自己别去想,该把心思放在课业上,大学联考迫在眉梢,她没必要去惦挂一个不算有交情的同学。

几乎是种泄忿,她把所有心力都灌注在读书上,成绩突飞猛进,但她却愈来愈觉得空虚。

三、四月的时候,她的情绪极度不稳,家里没人敢惹她,就连调皮的弟弟都避她远之。他们说这是联考症候群,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是为什么。

这种情形直到七月,考试登场。

她准备充分,直到第三天全部考完,她已经有把握自己能上第一志愿,跟国中的时候一样。的确啊,林熙然说的没错,高中很像国中。

放榜那天,她没去看榜单。倒是妹妹很雞婆地打电话回来说她果然上榜了。

没什么太大喜悦的感觉,心里只是想着:就这样。

结束了,她的人生可以开始走向另外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).. 小技巧:电脑键盘方向→键直接阅读下一节

>> 阅读第七章第[2]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谁先爱上谁?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谁先爱上谁?第六章《谁先爱上谁?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谁先爱上谁?第八章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